四川灵鸿资讯网 > 聚焦 >

教室停电摸同桌下面,古言虐身虐心占有欲|超品教

2019-10-01 09:10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


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


刘玲玲点头说:


“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


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


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


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


“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


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


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


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她踉跄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眼眶有些泛红,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黄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但凭心而论,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都对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


黄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


而老王这边,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点失落,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惊呆了。


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


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


“教练,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当然知道是她,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


“你是?”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


“教练,你听不出来吗?我是黄琴呀!”


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女神紧紧抱住。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他沉住气道:


“哦,黄琴是你啊?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了,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她心想,无功不受禄,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吧?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


打定了主意,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


“谢谢教练,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


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顿了一下,又试探性说道:


“你们一班年轻人的,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


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


“教练,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


老王听到这话,魂都差点高兴地飞走了,一张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笑得跟中了彩票似的。他跟黄琴定好了时间地点之后,就火速回家收拾自己了。


老王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就像个青涩的小伙子去见心上人一样,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最后选中了一套他去年去喝酒席买下的西装。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老王穿上西装之后,整个人气质都好了几分,有点英姿挺拔的味道了。


晚上八点,两人约好在帝豪酒店碰面,黄琴已经定好包间,老王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黄琴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


今晚黄婷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质紧身连衣裙,露出白皙的香肩和均匀的大长腿。原本黑长直的头发也被她刻意处理过,变成大波浪的卷发,加上她还精心化了个妆,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老王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下腹立马就有反应了。


黄琴见老王来了,也起身相迎,像对待长辈一样敬重。


她悄悄打量着老王,觉得老王原本就长得高,平时站在一米七的黄琴身边还比她高出一个头,今天穿上这一身西装,整个人年轻帅气了不少,那种中年大叔特有的气质也出来了,看得黄琴的心砰砰直跳。


“教练,你来啦?快坐吧!”


黄琴红着脸起身引老王入坐,老王这种阅人无数的老油条,又怎会看不出来黄琴的心态?他不由得沾沾自喜,按道自己今天这身衣服算是选对了。


饭桌虽然大,但老王毫不犹豫就选了黄琴旁边的位置坐下,黄琴也没说什么,直接将菜单递给老王。


老王接过菜单,却没有顾着自己,他每看一样菜都询问黄琴的意见,黄琴点头,他才点。这个小举动又给黄琴加深了一次好印象,试问哪个女孩不喜欢体贴的男士?


当然,这也是老王刻意让她看到的一面,他知道,像黄琴这种单纯的女孩,最是在意这些细节。今晚他一定要好好表现扭转黄琴心中对他的坏印象!


菜陆续上齐了,最后捧上来的,是一瓶红酒。这瓶红酒还是老王刻意点的,老王料想黄琴这样的单纯女孩,酒量应该不高,如果点啤酒或者白酒黄琴未必会喝,可红酒就不一样了,红酒度数不高,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如果黄琴不喝,老王也有理由劝她喝上几杯了。


老王心里盘算着,立马就给黄琴倒了一杯,见黄琴没有推拒,心里暗喜。


“来黄琴,教练恭喜你成功拿到驾照了啊!这杯我干了!”


老王年轻的时候就是海量,这杯红酒对他来说就跟白开水似的,他一下子就干完整杯了。


黄琴见他干完了,也不好意思坐着不动,赶紧拿起酒杯回敬了老王一杯。这一来二去的,两人还没吃菜,就连干了两三杯。


到第三杯的时候,黄琴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拍着胸口朝老王摆手,说道:


“教练,不行,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得醉了。”


老王心想,就是要你醉,但是面上还是笑呵呵说:


“红酒的度数很低,没事的,这瓶酒的价钱可比这全桌的菜都贵,咱两要是不把它喝完,多浪费啊?”


说着又给黄琴倒了半杯。


黄琴抬起头看他,白皙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比抹了腮红还漂亮,老王被他看得心痒难耐,下半身的西装裤早就鼓起来了。


可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还体贴的给黄琴勺了一碗汤,让她垫垫肚子,待会就不会醉了。黄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攻势,只觉得今晚的老王异常体贴。


两人又闲话了一会,吃了点菜,这期间老王又不着痕迹灌了黄琴两三杯红酒,黄琴脸色绯红,一双大眼变得迷离,到最后,甚至拿不稳筷子了。


啪——


黄琴的筷子掉落地上,她想弯腰去捡,老王趁机扶住她的手,摸上去的那一瞬间,老王才知道什么叫豆腐一样嫩的皮肤,他忍不住心猿意马,手指暗暗在黄琴的手臂上摩擦。


“黄琴你别动,我来捡就好。”


老王扶着黄琴的手没有松开,另一只手弯腰下去捡起筷子,趴下去的时候,他灵机一动,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黄琴的裙底。这一看不得了,鼻血都差点彪出来了!


没想到黄琴今晚居然穿的是半透明的蕾丝小裤!加上她现在喝醉了,顾不上仪态,两腿张得半开。


只见雪白的两腿之间盖着若隐若现的蕾丝布,腿跟的那个神秘地带甚至透出了一丝轮廓,好像只需轻轻撕开,那蕾丝后的真容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心里这么想着,老王就忍不住伸出手……


“教练,还找不到我的筷子吗?”


老王听到黄琴的声音,这才猛然惊醒,伸出去的手做贼似的缩了回来,他含糊回了句:


“找到了找到了!”


然后赶紧捡起筷子,要起身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好几眼,偷偷咽了下口水,将那画面牢牢记在脑海里,这才依依不舍得抬起来。


好在黄琴这会意识有点模糊了,也没想多,见老王又体贴为她找了半天筷子,她借着酒劲,就将今晚请他过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教练,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知道自己这次能考过全是因为你,我看到你拿着钱替我贿赂监考员了,我就奇怪,今天的监考员怎么会那么好,一直给我放水……”


老王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他没想到黄琴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了,难怪今晚居然主动约他出来吃饭,他本来还想把找个合适的时机让别的学员透露给黄琴知道,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事被黄琴自己发现了,那效果可是大大的不同啊!


老王心里爽翻了,面上却不显,假装惊讶说道:


“你怎么看到了?这事我本来打算瞒着你的。”


黄琴一听就不乐意了,她嘟起嘴巴,歪歪斜斜指着老王说:


“教练,你怎么能这样呢?咱两非亲非故的,我不能就这么接受你的付出,你等等,我今天带了钱来还给你……”


黄琴说着就要伸手去包里拿钱,老王赶紧将她的手按住,他又不傻,既然决定花这个钱,他又怎么会要黄琴还他钱呢?这钱只有他真真切切地花了,黄琴才能记住他的好!


“黄琴,你这是干什么?如果我要你的钱,一开始我就会告诉你了,又何必瞒着你?”


老王故意板着脸说道,黄琴被他吓了一跳,加上醉了,所有的情绪都被放大,她委屈巴巴看着老王,可怜兮兮说:


“教练,你又凶我了,以前练车的时候你也老是凶我……”


她说着,还抬起粉拳打了老王两下,老王被她这幅媚态撩得欲火焚身,顺势拉住她的手,连声安慰说:


“好好好,教练再也不凶你了,教练疼你都来不及呢,怎么舍得凶你?”


老王刻意加重了那个疼字,要是按照平时,黄琴听到这话非得又羞又恼,觉得老王在调戏她,但这会她醉了,听到的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也就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听老王这么说,还笑呵呵点头说:


“好啊,你以后可要好好疼我哦~”


说完整个人就往老王身上倒。


老王这时候是还没点歹念,那简直就是柳下惠了。他紧紧抱住自己投怀送抱的女神,眼里简直能喷出火来,他恨不得马上在这将心中的女神就地正法。但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老王这人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小时候语文还不错,他知道有个成语叫徐徐图之。像黄琴这样的极品女神,如果只能上一次,那以后得到人生还有什么意思?他想占有的不是她的一时,而是她的一生!


这样想着,老王就狠狠按下内心的骚动,他扶住黄琴的肩膀,小心翼翼试探道:


“黄琴,黄琴?你还好吗?”


黄琴像是睡着了一样,毫无反应……


老王心中邪恶的念头又在蠢蠢欲动,他心想,今晚就算吃不到肉,也该喝点肉汤吧?他将黄琴抱在自己的怀里,手放在黄琴的大腿上,悄悄往大腿根部摸了过去……


就在这时,黄琴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老王吓了一跳,手赶紧缩了回来。黄琴听到手机铃声的时候终于清醒了一点,她摇摇晃晃抬起头来,老王怕她发现自己将她抱在怀里又要生气了,正想解释,却见黄琴好像没注意到这事,她伸手拿起包里的手机,按了半天才按到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听出来她醉了,询问她现在在哪里,黄琴迷迷糊糊将酒店的名字报了出来,老王暗道坏了,应该是她的家人朋友,看来今晚连肉汤都喝不成了。


黄琴又跟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是醉了,要不然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刚刚她坐在椅子上分明觉得那椅子挺软挺舒服的,怎么这会由觉得自己屁股下面好像藏着一根木棒,膈得她难受?


黄琴心想,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有过,好像是在车里头?一边回忆着,一边又觉得心痒难耐,小屁股忍不住动力起来,对着那跟硬硬的东西磨了起来……


老王被这小妖精磨得目赤欲裂,心道再忍下去他就不是男人了!老王一把将黄琴抱住,正准备撩起她的裙子大干一场,怎料黄琴突然抱怨道:


“这椅子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这么膈人?赶紧把它拿开!”说着,她的手还往下探去,直接就摸到那根罪魁祸首。


她的小手摸上去的那一瞬间,虽然还隔着裤子,老王还是爽得浑身一颤,可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没想到黄琴忽然握紧那根膈着她的东西,用力往外一拔!


啊——


老王舒爽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他赶紧将黄琴作乱的小手拉住,这才保下了自己下半辈子性福的工具。


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抹了把冷汗,心想这丫头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啊?可再看黄琴那副胡言乱语的样子,也只能暗暗叹气,看来灌得太狠了,没想到黄琴平时斯斯文文的小女孩,酒品居然这么差。


老王没办法,加上想到刚才那通电话,心想黄琴的家人估摸着差不多到了,万一看到他这么一个屌丝猥琐她,还不得把他打死?


想到这里,老王吓得一个激灵,暗道还好刚才没冲动,不然等黄琴酒醒了,怕也是也要怨恨他了。


老王赶紧招来服务生买单,然后将黄琴扶出酒店,正想招一辆的士送黄琴回去,旁边忽然串出来一辆豪车,急刹停在他面前。老王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二话不说就朝老王挥了一拳。


老王被打地一个趔趄,鼻血马上就出来了。他捂着鼻子看过去,那男人正是白天送黄琴去考场的人!


“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男人黑着脸从老王手中抢过昏昏沉睡的黄琴,确定她的衣服是否完好后,这才指着老王的鼻子撂下狠话:


“教练是吧?像你这样的糟老头还想打我妹的主意?行,你给我等着!”


黄琴的哥哥说完狠狠瞪了老王一眼,随即将黄琴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老王被打得一肚子火,但知道了那男人的身份,心里又悄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黄琴的哥哥。


但想起刚才她哥哥的恐吓,心里还是憋着一股火,他知道黄琴家有钱,之前送她回去的时候,他就发现黄琴的家是在一片富人的别墅区,他哥说到底还不是看不上他是个穷人?


如果他也住在那片别墅区,她哥还会指着鼻子骂他糟老头子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老王看着豪车扬长而去的方向,狠狠抹掉鼻子上的血,低头呸了一口。


当晚,老王躺在破旧的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一闭上眼就想到黄琴家的那栋别墅,还有她哥哥阴狠的警告,老王有那么一瞬间打了退堂鼓。


他甚至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样一个穷屌丝,又怎么配得上黄琴这样的白富美呢?


可一想到黄琴,脑海里全是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段,还有她喝醉之后的媚态。老王顿时又硬了,他忍不住将手覆在身下,缓缓律动起来,脑子里全是黄琴喝醉了酒在他身上磨蹭的媚态……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后发泄出来的时候,老王心想,白富美又怎么样?他王刚偏偏要收服这个白富美,总有一天要让她躺在这张旧床上任他为所欲为!


第二天,老王照常起了个大早,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骑着一辆摩托车准备去驾校。他住的地方是一片老城区,到处都是破旧的老房子跟小巷子,这里治安很差,经常有地痞在这抢劫。


可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他碰到了。老王的车是在一条小巷子里被人拦下来的,为首的是几个染着黄黄绿绿头发的地痞,四五个人全带着一根水管。


老王的脸顿时就沉下来了,他心里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一大早来抢劫,还抢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


“你们想要钱?”


那几个地痞哈哈大笑,为首的说:


“老伯,钱我们是要的,但是人我们也得要。”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皱着眉问:


“什么意思?”


他心里隐隐有个猜想,果然只听那地痞道:


“什么意思,就是你得罪人了呗,有人花了大价钱请我们哥几个来教训你一顿,让我们警告你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了!哈哈哈!”


老王气得撩紧拳头,这事不用猜,就是黄琴的哥干的!不过他不怕,年轻的时候他也当过几年兵,这些年他也经常锻炼自己,就这几个小流氓,他还有信心打得过。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小流氓一上来就对着他的摩托车一顿抡打,他气红了眼,抢过一个小地痞的水管将人往死里打!


那几个小地痞也是硬气,见他有两下子,也不躲,几个人一起上,每次水管都往他下半身招呼,老王心里气急,这些人一定是受了指示,想要废了他的身下!!


几个小地痞懂得劲往一处使,老王渐渐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他急的心里团团转,心想难道今天真得在这被这些小痞子给废了?


就在他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只听一道悦耳的女声大喝道:


“警察来啦!警察来啦!”


与此同时,一道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几个小地痞脸色大变,赶紧丢下水管四散逃窜。老王回头一看,那女人居然是……


那女人居然是黄琴的好闺蜜刘玲玲!


老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


“刘玲玲?你怎么在这里?”


刘玲玲见那些地痞跑了,才敢跑过来,她拿起手上的手机紧张地说:


“王教练,警察压根就没来,我这是手机放出来的,咱们赶紧走吧,万一那些人回来就惨了!”


老王愣了一下,啼笑皆非,没想到这刘玲玲脑袋瓜子还挺聪明的,这次多亏有她了。


“谢谢你啊玲玲,你怎么在这?”


刘玲玲帮着老王将地上的摩托车扶起来,指着不远处一栋老房子说:


“我家就住在那边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教练你也住在这。”


说到这,刘玲玲疑惑地打量着老王。


“对了王教练,你跟这些小地痞有仇吗?他们抢钱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你打成这样?”


老王摆摆手,无意将黄琴哥哥的事说出来,就含糊说:


“谁知道呢?可能觉得我长得比他们有魅力?”


老王这人平时在驾校也是出了名的幽默,刘玲玲噗嗤一笑,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遍,眼睛不经意撇到他穿着有点松垮的裤子,却依旧顶得鼓鼓的裤裆,俏脸偷偷红了,半开玩笑道:


“教练你还别说,现在很多小女生还真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叔款,而且你长得也不差啊,就是黑了点,而且平时打扮邋遢了点。”


“我觉得啊,你要是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平时穿着打扮正经一点,不知道有多少小女生迷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呢!”


老王被她说得心里一动,心想好像还真那么一回事!就像昨晚,黄琴不也对他正经打扮的样子面露惊喜吗?


他暗暗琢磨着,以后要好好收拾一下自己才行了。刘玲玲也像是想到什么,眼珠子一动,上前主动扶着老王,胸口有意无意摩擦着老王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