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聚焦 >

男朋友在教室里啪啪我|邪恶约定

2019-10-03 15:34

女人年轻的时候,和初春的桃子一样,毛绒绒的,娇嫩可爱。而成熟的女人就是蜜桃,通体圆润,一掐,就能流出亮晶晶的水来。


江雪就是一个熟得让人垂涎的女人,高挑的身材,紧致白皙的大长腿直通神秘的根部,凹凸有致的饱满曲线,让男人都想舔个够,再吞下去。
今天天气热,刚好遇上下班高峰,公车上的人特别多,汗珠一点点濡湿了她的白色衬衣,里面黑色的内衣特别显眼,胸部半圆的轮廓随着汽车的晃动忽隐忽现。
她有点不自在,往旁边一瞥,幸好没有人留意她。
“老公,我已经回家了,不用担心。”
她往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平时都是老公何升来接她,可是今天他要加班,否则也不会让这个美娇娘一个人回家。
“等今晚吃你,洗干净等我,穿那件蕾丝睡裙。里面……不要穿。”
老公回过来的信息,让江雪的脸娇羞地一红,身体不自觉地颤了颤,老公喜欢健身,身体健壮有力,想想就有点忍不住……
正当江雪的身体有点燥热的时候,忽然觉得臀部一热。有人摸她!
今天她穿的是工装裙,别人轻而易举就能撩起。
她眉头一拧,想转移身体,可左右都是人,她只能被夹在公车的角落里,任由身后的人在她的翘臀上捏来揉去。江雪暗暗喘了小小一口粗气,为什么觉得有点刺激……
等等,他要伸进去了!
江雪的腿一抖,隔着丝袜她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浑厚和力度,她紧张地打开手机,假装打电话:“老公!你来接我了啊?好的,下一站我就到了!”
果然,身后的手犹疑了一会儿后,就依依不舍地从她的股沟离开了。她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看了看公车上的标识,终于到了!
因为怕变态跟着,后面的那个人她看都没看,就像一个落荒而逃的人,火速下了车。正当松一口气的时候,江雪忽然听到一句:“小雪,下班了?”
江雪吓了一跳,回过头:“爸?”
何志,是江雪的公公。因为婆婆早在何升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公公因为长年锻炼身体,身体也还不错,所以就来照料这小夫妻的生活。
江雪心一慌,脸红了一下:“公公,你去哪里了?”
“买菜去了,”何志一笑,脸上很少皱纹:“我和你同一辆车,今天何升为什么不接你?”
那刚才……公公是和她同一辆公交车下来的?那有没有看见她被别人……
“他、他加班呢,爸,我来给你提菜!”看公公没有异常,何志对这个儿媳很是满意,毕竟长得好看,还贤惠。他摇头:“不用了,你上班辛苦了。走吧,回家。”
回到家,江雪放下包包,弯腰的时候,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涌入了何志的鼻子,还隐隐看见半露的球被晶莹的汗珠滋润着。
“爸,我先去洗个澡,洗完就帮你做饭。”江雪温柔地一笑,拿起干净衣服就进了浴室。
浴室是磨砂的,半透明。虽然家里有另外一个男人,但是江雪一直相信,公公是一个正人君子。
但……她想错了。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细节看不清,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那两个饱满弹跳的双球,都是能隐隐约约看得见的。

浴室对面,就是家里开放式的厨房。何志眼睛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热得要炸了。

只见江雪搓着沐浴露的两只手在胸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轻微的摩擦声,让何志切菜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想着儿子和儿媳这美妙的身躯在一起洗澡时,一定很爽吧。

而江雪滑溜溜的手,触碰到自己滑润臀部的时候,又想起了公车上那只放肆的手,脸一红,又在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当时竟然有点兴奋。

想到这里,她按了按年轻而混润的屁股,忍不住又往下了一点,再一点,到达了那黑色的神秘森林……

而外面,何志看得神魂颠倒,难道是儿子没有满足儿媳?

也许是顾忌到外面有人,江雪很快停下了手,但浴室里面传来了江雪为难的声音:“爸,我忘带毛巾了,你能把我粉红色那条浴巾拿过来吗?”

“哎,好。”何志擦了擦手上的水,把沙发上的浴巾拿了过去。

江雪开了一点点的缝,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谢谢爸。”

何志终究是一个男人,他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儿媳的身体,饱满、水润,诱人。但他嘴上却说道:“收拾好,准备吃饭了。”

“好的,我先去吹个头发。”江雪在里面一边擦着身体,一边应道。

她弯下腰,叉开腿,擦着大腿内侧的水的时候,发现公公在外面还没有离开。她眉头一皱,问道:“爸,还有事吗?”

“噢,没了,你快点,别着凉。”何志这才意识到失了态,赶紧闪开。

江雪穿的是很保守传统的睡衣,里面还戴着胸罩,如果只有老公在,她就穿薄薄的半透纱裙,里面自然也是能不穿就不穿,这不是有公公在嘛。

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家里有个长辈在,和老公始终不方便。

江雪走出浴室,公公在厨房前忙碌,她抿紧红润的小嘴,不如说服老公让公公搬走吧,为了生活性福……

就在江雪关上房间门的时候,不小心瞥了一眼,公公那里……支起帐篷?鼓鼓的,胀胀的。

也就是一眼,江雪觉得是自己近视看错了吧。

这么想着,她又觉得不太对,毕竟公公也是一个男人。她关上房门,在里面吹着头发,正胡思乱想着,这个时候,老公何升打来了电话,话里都是开心:“老婆!我到家了!今天我想你想得要紧,提前做完了工作!”

“老公……”

江雪正想说什么,何升就在那边色色地笑道:“穿好裙子了没?”

“老公,爸还等着我们吃饭呢,你该不是打算一回来就……”

“没事!关上房门就行!”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细节看不清,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那两个饱满弹跳的双球,都是能隐隐约约看得见的。

浴室对面,就是家里开放式的厨房。何志眼睛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热得要炸了。

只见江雪搓着沐浴露的两只手在胸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轻微的摩擦声,让何志切菜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想着儿子和儿媳这美妙的身躯在一起洗澡时,一定很爽吧。

而江雪滑溜溜的手,触碰到自己滑润臀部的时候,又想起了公车上那只放肆的手,脸一红,又在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当时竟然有点兴奋。

想到这里,她按了按年轻而混润的屁股,忍不住又往下了一点,再一点,到达了那黑色的神秘森林……

而外面,何志看得神魂颠倒,难道是儿子没有满足儿媳?

也许是顾忌到外面有人,江雪很快停下了手,但浴室里面传来了江雪为难的声音:“爸,我忘带毛巾了,你能把我粉红色那条浴巾拿过来吗?”

“哎,好。”何志擦了擦手上的水,把沙发上的浴巾拿了过去。

江雪开了一点点的缝,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谢谢爸。”

何志终究是一个男人,他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儿媳的身体,饱满、水润,诱人。但他嘴上却说道:“收拾好,准备吃饭了。”

“好的,我先去吹个头发。”江雪在里面一边擦着身体,一边应道。

她弯下腰,叉开腿,擦着大腿内侧的水的时候,发现公公在外面还没有离开。她眉头一皱,问道:“爸,还有事吗?”

“噢,没了,你快点,别着凉。”何志这才意识到失了态,赶紧闪开。

江雪穿的是很保守传统的睡衣,里面还戴着胸罩,如果只有老公在,她就穿薄薄的半透纱裙,里面自然也是能不穿就不穿,这不是有公公在嘛。

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家里有个长辈在,和老公始终不方便。

江雪走出浴室,公公在厨房前忙碌,她抿紧红润的小嘴,不如说服老公让公公搬走吧,为了生活性福……

就在江雪关上房间门的时候,不小心瞥了一眼,公公那里……支起帐篷?鼓鼓的,胀胀的。

也就是一眼,江雪觉得是自己近视看错了吧。

这么想着,她又觉得不太对,毕竟公公也是一个男人。她关上房门,在里面吹着头发,正胡思乱想着,这个时候,老公何升打来了电话,话里都是开心:“老婆!我到家了!今天我想你想得要紧,提前做完了工作!”

“老公……”

江雪正想说什么,何升就在那边色色地笑道:“穿好裙子了没?”

“老公,爸还等着我们吃饭呢,你该不是打算一回来就……”

“没事!关上房门就行!”

  

  

这边电话刚放下,何升就回到了,他进门道:“爸,我换个衣服就来吃饭。”

听到老公的声音,江雪一下子就兴奋了下来。何升打开门的一瞬间,何志看见儿媳已经换了一身睡裙,薄薄的长裙贴着衣身,胸前的两个馒头的位置,还凸起了两个樱桃小点,里面好像没穿?

那下面呢?何志的视线忍不住扫了一下,薄透的裙子下,那关键部位若隐若现的黑色,证明着儿媳里面的确什么都没有穿!

何志瞬间觉得身体焦躁了起来。

而门,就打开了一两秒,随即就立马关上了。江雪一把搂住了健壮的何升,刚刚洗过的身体又香又软:“老公,我想你。”

她的声音轻柔娇嫩,把何升就叫得浑身酥酥麻麻。

他丢下公文包,宽厚的手掌扶着老婆的柳腰,低头就吮吸起她混润的舌头。

“嗯……”江雪不由地吟了一声,一边接受着老公的亲吻,一边解开了他的裤子,揉着他已经鼓胀的小兄弟。

何升的身体像着火一样烫着,他一把撩起她的裙子,修长的大腿和神秘部位,在他面前一览无余,丰盛又饱满,他低头咬着她的耳朵:“老婆,把腿叉开。”

站着的江雪脸一红,听话地照做了。何升的手摸着向那已经滑润的山丘,笑道:“今天很激动啊,都湿透了。来,就站着,我先摸个够。”

何升此时已经脱开了衣服,下身贴着她湿润的部位,不停地用健壮的兄弟摩擦她下面凸起的小点,让她娇喘连连,站都站不稳,顺势倒在了床上,叉开的双腿的中间亮晶晶的,让何升再也忍不住,长驱直入。

他咬着她饱满的樱桃,吞进吐出,贪婪地吮吸着。下身,在她娇嫩而滑润的花园里进进出出。

“啊……嗯……”江雪舒服得叫出了一声,但想到公公就在外面,她咬着牙把声音压了下来。

可,房子隔音并不好。

这里面的动静,何志听得一清二楚。他坐在饭桌前,颇有兴致地听着。要是他再年轻个二十年,也能享受到这样的女人。可惜啊,为了儿子这个兔崽子,他一直没有再婚。

里面的人好像到了高潮,江雪娇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小声地喊着:“再大力一点,嗯……对……”

儿子发出了一声小小的低吼,似乎在刺激的弯道里面冲刺着。又过了两分钟后,里面就彻底安静了。

江雪收拾着身子,试探地道:“老公,我总觉得爸在,我们不太方便。”

不料何升根本不在意,他捏了一下老婆白花花的屁股,道:“关上门不就行了,自己的爸,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吃饭去了。”

江雪只好穿上了一身简单的家居便服,和老公一起出去吃饭了。

“爸,今天这么多菜。”刚刚宣泄完何升,神清气爽,坐在饭桌前胃口大开。

何志笑道:“今天去买菜了,回来的时候在公车还看见了小雪,你以后不能让她一个人挤公车了啊,早点下班接人家。”

“行,没问题。”在何升耳朵里听来,这就是一句普通的话。

但江雪听了,差点拿不住手里的碗,在公车上,公公就发现她了?那他岂不是看见有人对她……

又想起刚才公公鼓起的帐篷,江雪转念一想,那个摸她的人,就是公公?

看到江雪心不在焉的样子,何志暗暗一笑,却什么都没有再说了。


昨晚吃过饭的时候,她和老公做的时候,开始心不在焉,老公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心里有别人了。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不在状态。

只要是一个男人,是不是都会贪恋年轻饱满的身体?江雪站在镜子面前,此时她穿着吊带,胸部骄傲地凸起着。可她已经二十八岁了,早就不是青涩的小女孩,欲望在最近越来越强烈,老公却经常加班……

她缓慢地脱下睡衣,赤.裸.裸地站在镜子面前欣赏自己的身体,在老公面前,她由原来青涩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在床上浪荡的女人,女人成熟起来,的确是诱人的吧……

这么想着,江雪就忍不住了,她对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胸,想着老公昨晚在她耳边叫着,腿慢慢地叉开,手开始揉着自己的下面。

她欣赏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那欲求不满的嘴唇和表情,真的是有点浪呢……

“嗯……”随着手指的深入,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她望着镜子的自己,越来越激动,软软地倒在了床上,用手去满足自己……

“老公,老公……”江雪低声地叫着,手指进进出出,想象着是老公在自己身体上驰骋。娇弱的喘息声,高高低低,想到这个时候公公应该去买菜,她就更加放肆了。

“嗯啊……”

“小雪!你不舒服吗?”

忽然,门外响起了何志的声音。江雪一惊,公公竟然在?她赶紧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手忙脚乱地换上了衣服,然后就出去了。

“爸,我没事儿。你……今天不出去遛弯?”江雪低着头,娇俏的脸红扑扑的,视线始终都没有跟何志对视。

“我听到你哼唧,以为你发烧了呢。”何志微微一笑,他自然明白小媳妇在做什么,看来女人快要三十的时候如狼似虎,果然没有说错。

发骚?应该说的是发烧吧,心里羞死了的江雪脸一红,连忙解释道:“爸,我好着呢,没事儿。我……我准备出去一趟。”

“路上小心,”何志淡淡一句,说道:“小升跟你说了吧,他要去外地出差十天。今天看你睡得熟,就没跟你说,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十天?

江雪下意识的反应是,好久。她点点头:“知道了,爸,我先出去了。”

江雪换了一身紧身裙,在门口换上了高跟鞋。她修长的曲线任是哪个男人看了,都不会移开眼睛。何志估摸了一下,儿媳妇的胸比昨天还大了一些,估计是刚才刚刚摸过才会这样。

“爸,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吃吧。”

“晚上呢?”何志的视线从她胸前饱满的球掠过,看向她大而妩媚的眼睛。

“也不回来吃。”

“还是回来吃吧,小升说你肠胃不好,不要经常在外面吃饭。你们现在还没有生孩子,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放心,今晚给你做一顿好的。”

盛情难却,江雪知道逃也逃不了,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江雪刚刚出去,何志就忍不住了。他打开了江雪的房间门,从镜子面前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黑盒子。

针孔摄像头。

这个是儿子装在卧室里面的,以前是为了看独自在家的媳妇是否安全,后来是为了拍下他和老婆恩爱的时候场景。

这个事情,江雪自然不知道。何升经常会拿这些视频回味,缓解一下出差的寂寞。

何志是在一次打扫卫生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他打开了里面的内容,今天的内容就蹦了出来。

他看到了儿媳妇站在镜子面前,是怎么抚摸自己的身体的,那只充满渴望的手,那骚里骚气的表情,饱满而充满汁液的身体,让何志忍不住地用手握住了自己的小兄弟……

他一个个地往后翻,夫妻俩站着的、躺着的,这互相纠缠的肢体,香艳至极!本来江雪的身材就够好,那翘臀上上下下、在床上扭动时,高耸的胸部又在颤抖的时候,让是个男人的人都忍不住。

她就好像一只蜜桃,咬了,再剥开,再深入其中……

江雪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人欣赏着,她约来一个好闺蜜小芸,今天一起吃个饭喝个茶,正好可以抱怨抱怨。

“我老公又出差了,哎,这刚才结婚没多久,老是出去,我在家浑身不自在。”

小芸是一个已婚少妇,刚刚生完孩子,胸比江雪还要大上一圈:“你小心你的公公吧!虽然你也叫一声爸,但毕竟和你没什么血缘关系。现在老男人和年轻女人在一起,都是一种时尚了!男人,就没一个不喜欢美女的,跟年龄没关系!”

江雪一听,心就沉了下去。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何志正在看电视,江雪脱下高跟鞋,道:“爸,我回来了。”

何志点点头,笑道:“饭桌上有饭菜,先吃饭。”

“我吃过了。”江雪只想回房间,于是推辞了。

何志扫了一眼她紧致的小腹:“你一个女人,以后晚上不要那么晚回来,外面危险。要是你想出去玩,小升回来的时候,让他陪陪你去玩晚些也没关系。”

听到这句关心,江雪点头:“嗯嗯,好的,我洗个澡就去休息了。爸,你也早点睡。”

说完,江雪特意拿上了浴巾才去洗澡,要是再出现昨天那样的场景就尴尬了。

就在洗澡的时候,何升打了电话进来:“回到了吗?”

水声哗哗地,江雪关了水道:“到了,老公,我洗完澡就回你电话,现在手都湿的。”

“是手湿了,还是其他地方?”何升笑道,“老婆,想要你……”

江雪听着外面电视放着的声音,低声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等一下,爸没睡,这里不行。我回到房间就回你电话。”

说罢,她脸红地挂掉了电话,火速地洗完了澡。

回到房间中,她松了一口气,她把老式睡衣换了下来,挑了新买的红纱睡裙穿在了身上,这本来是为了穿给何升看的,可是今天他又出差了,无法近距离地欣赏。

她打开了微信视频,何升很快就接了。他的脸一出现,江雪就娇滴滴地嗔怪道:“你这次出差这么久,也不跟我道个别就走了……”

“这么想老公?是不是想了?你这个家伙,刚结婚的时候还好,现在每天都要。要不是我爸在家看着你,我都怀疑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会出去找个男人呢!”

“胡说什么呢!”江雪故意生气的样子也很是可爱,何升色色地看着自己这个美艳如花的老婆:“把手机放在床头,给老公来一场脱衣舞。”

“这……”江雪侧耳听了听,外面没了声音,公公睡了,她点头:“好。”

 

何升在那边眼巴巴地看着,虽然和老婆结婚一年了,可怎么看都看不够。

“老婆,先把扎着的头发放下来。”

江雪照做,长发垂着,显得更妩媚性感了。她看着老公,娇羞道:“接下来呢。”

“扭起来,扭屁股,对,来,转过圈,让我看清楚你的屁股。”

江雪的腰身,就好像水蛇一样妖娆,她对着手机扭动着翘臀,身体缓慢地摇着,手一直摸着自己的胸,整个人都陶醉了,因为自己的男人在那边欣赏着自己。

这朵娇艳的花,让何升口水都流下来:“老婆,裙子脱下了。”

江雪骄傲地扭着身体,看着陶醉的老公,将薄薄的长裙慢慢、一点点地脱了下来,急得何升不行了:“老婆,快点嘛!”

江雪微微一笑,猛地一下将裙子拖下,美好的身体一下子暴露在何升面前。

她胸前的内衣,只能住两个点,下身破天荒地穿了条黑色丁字裤,内裤勒着细嫩的肉,那神秘的地带,看得何升鼻血都要冒出来了:“老婆!你故意的!我在家让你穿你都不肯!”

江雪摸了摸自己的胸,像一只小妖精一样拨弄着自己的肉体,道:“就当惩罚你出差那么久,想要我,就快点回来!”

何升那边正要说什么,那边突然就挂了,挂前的一秒,江雪还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回拨了过去。

何升很快接了电话,但好像在喘气:“老婆,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等我回家哈!”

江雪应了一声,疑惑地挂掉了电话,难道是听错了?一定是的,老公有什么理由打开视频,和别的女人一起看她的身体?

突然的欲望被打断,让江雪很不开心,还觉得口干舌燥的。她琢磨着公公已经睡下了,就套上刚才的睡衣,准备去客厅倒杯水。

手一碰到房门就开了,江雪手一僵,刚才门没关好。

她顿时身体一麻,打开房门,发现客厅黑漆漆的,她就松了一口气,幸好公公睡了。她打开灯,喝了一口水,却猛地发现公公睡在沙发上。

何志一米八高,身材现在依然挺拔,因为经常锻炼身体,皮肤也算有光泽并且健康。乍一看,何升就是他老爸的翻版。要不是头上有些白头发,说公公是何升的大哥也有人信。

因为公公穿着短裤,小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掀开,那健壮的下身,江雪看得脸一红,果然老公的好身体,遗传了他爸。

意识到这样不礼貌,江雪蹑手蹑脚地倒完水,端着水杯回了房间,心里暗暗还庆幸公公没听见。

就在她关上门的一刻,何志睁开了眼睛,他怎么可能睡得着。这房间的隔音不是一般地差,江雪还喜欢哼唧,他一直都在听着。包括她在跳舞,他在门口,都能看见她穿着丁字裤对着手机搔首弄姿,白花花的屁股在黑夜中特别亮眼。

也许是因为太投入,她根本没发现门关好。

这个儿媳,真是又单纯又风情万种……

正想着,房间里面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呼:“啊!”

何志赶紧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喊道:“小雪,怎么啦?”

“爸,我摔倒了……”

原来刚才江雪太紧张,不小心把水杯里的洒在地上,她拖鞋一滑,整个人摔在地上,脚腕都扭肿了。

等到何志进去的时候,她整个人趴在地上,水杯也摔碎了,红色的裙子湿了一片,裙角在摔倒的过程中,掀在了她的腰上。只穿着黑色丁字裤的下身,在何志面前一览无余。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这么近看到儿媳的秘密花园,饱满得来,因为撒上水还水润润的,他下身立马起了反应!

被摔懵的江雪,哪里还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形象,她顺势打开腿,哼哼唧唧地道:“疼,扶我起来。”

来不及再继续欣赏这个春光,何志赶紧把儿媳妇扶了起来。她的手臂虽然纤细,但是肉肉的,手感十分好,柔嫩而舒服。

刚走两步,江雪就疼得轻叫一声:“走、走不动,疼……爸,你拿一张凳子给我坐吧,我实在是走不了。”

正说着,何志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吓得她惊叫了一声;“爸!”

“坐沙发,敷药。”

何志抱着的时候,手刚好碰到她细滑的大腿,可能是因为她刚才激动,大腿上还有一些微微粘的液体。

由于刚才何志一下跑了起来,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裤,上身什么都没有穿。被抱着的江雪,虽然不好意思靠着,但发现公公的胸口,竟然和老公差不多紧致结实?

“来,冰敷。”何志从冰箱拿出冰袋,小心地敷覆盖在江雪的脚腕上。

蹲着的何志刚好能看见江雪隐隐约约的大腿中间,因为疼痛,江雪的双腿不自觉地张开着,何志下意识转开眼睛,可又忍不住转回来看那隐隐约约的黑色……

看到何志蹲在自己的身下,痛得不行的江雪这才意识到合并双腿:“爸,好些了,谢谢了。”

“明天给你公司请个假,就别去上班了,你这样子,怕是要成瘸子。”

“啊?”江雪吓得脸一白,这么严重?

这娇嫩而又天真的脸,让何志一笑:“小丫头,这你也信,放心,休息两天就好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走路还能摔倒。”

江雪听到这个称呼,有点不自在,当年老公也是这么叫自己小丫头的。

她低着头,不让何志看见她的脸在发红:“我以后会小心的,爸,你先休息吧,我就在沙发上休息就可以了。如果你也觉得热,就去我房间睡,也只有客厅和主卧有空调了。”

何志一听这话,心神荡漾,拒绝反而显得有什么嫌隙了:““好,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一进房间门,何志先找了个毛巾随手把针孔摄像头盖住了,然后倒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可是,这床上女人的香气无处不在。

床头上还有一个白色的胸罩,看起来是D杯的样子。何志拿起来闻了闻,淡淡的奶香扑鼻而来。

他痴痴地看着这胸罩,用手掌比划着,一只手根本抓不住这么大的胸啊……

他正一翻身,忽然被什么搁到了背部。他摸了摸,摸出了一个电动按摩器,上面还有半湿润的液体,看来刚才有用过还没来得及清洗。

他愣了愣,儿子没在家,儿媳都饥渴这种程度了,看来憋得很辛苦了。

怎么,弄疼你了?”何志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儿,但还是问了一句。

“没……没,噢,是,脚疼。”江雪吞吞吐吐,脸都红得跟个苹果似的。她趴背上,幸好公公看不见自己的脸。

不过……公公的身体怎么这么好,不像四十多岁的男人。看来男人健身,还是很有用的。

听到儿媳刚才的反应,何志就知道儿媳又要忍不住了。他把她放在马桶上,为了避嫌,又出了去。

江雪松了一口气,终于把那憋了很久的液体放了出来,发出了快乐的水流声。

何志心痒难耐,这儿子丢下这样的美娇娘出去鬼混,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每天照顾儿媳,她这样饥渴的程度,不知道她能忍多久。

正想着,门口响了,何升因为老婆生气,定了个机票就回来了。

看到儿子心急火燎地回来,何志的内心竟然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失落。

何升四处看了看,急声道:“爸,我媳妇呢?”

江雪一听老公的声音,完了,如果看到她这样子,肯定知道刚才是公公背她进来的。

她艰难地穿好裤子,单脚跳着,可是两只脚都有不同程度的扭伤,真的是痛得要命:“老公,我在这里!我刚刚在厕所摔倒了,快来扶我!”

“来了!来了!”

何升将江雪背着,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带你去陈医生那里看吧!”

看陈医生的话,不就暴露早就受伤?她摇头:“不用!我刚才随手擦了点药酒,你扶我去床上休息吧!”

江雪瞥了公公一眼,何志也只好顺着来:“这摔倒了就只能休息了,去吧。”

“好。”何升背着老婆往房间里面走,何志从背后看儿媳的身影,臀真的够翘了,丁字裤若隐若现,这叉开的双腿看得人鼻血都出去了。

为了掩饰下身的激动,何志说:“我出去买菜,咱们今天团聚,好好吃一顿。”

说完,何志飞也似地走了。刚好,小别胜新婚,何升一把将江雪丢在床上,道:“你竟然敢生老公的气!来,现在我不出差了,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出轨的!”

看到他这个样子,江雪有点动摇了,难道那个女生真的是路人?

何升一把扯开她的裙子,让江雪惊呼:“门没关好!”

“怕什么,爸出去了!”

说完,他有力的大手一把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摩擦自己的一柱擎天。江雪哼唧一声:“脚疼……”

何升愣了愣:“真摔了?我还以为你这个鬼精灵是骗我进房间呢!”

“嗯……真疼。”江雪有点苍白,却更显得我见犹怜了。

“那你就别动,坐在我身上,我带着你动。”

江雪见他不肯放过自己,低头道:“什么叫你带着我动……”

何升两只大手揉搓着她的屁股,让她下面一点点地摩擦着自己的小兄弟,全程都不用她动,方向和力度都由他掌控。丁字裤被一点点地蹭开,慢慢地接触到了老公的肉体,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慢点……慢点……哦……”

“老婆,你很湿了,还生我气吗?”

“生,哼……”

何升一把捏着她的屁股,小兄弟就在门口摩擦,半进不进,让江雪好生难受:“你要是不生气,我就进去。”

“我……我……”江雪说话都不顺畅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何升:“老公,我错了,不该误会你,我要,给我……我再也不生气了。”

得逞的何升扭动着健壮有力的臀部,又挑逗了她一番:“再说一遍?”

“我不生气,我错了,我要,我要嘛……”

其实何升也受不住了,他顺势而上,刺入了她的身体,两个躯体疯狂地扭动着,江雪浪叫连连。虽然老公才不在一个晚上,可是公公的肉体一直在刺激她,现在总算是得到了释放。

说实话,老公果然就像是公公的翻版,健壮有力、还……还很大……

一番激战过后,江雪软软地倒在床上,何升的液体在她下身,腻腻的,她拿了纸巾擦了擦:“今天不戴套了?”

“咱们生个孩子最好,免得你整天疑神疑鬼。”何升咬了咬她的胸,舔了舔,一脸坏笑。

江雪白了他一眼,有了孩子夫妻生活岂不是更少了?就在何升翻个身,准备睡觉的时候,左手在被子里面忽然摸到了已经快干的粘腻东西。

是男人爽过之后的那玩意。何升自然不知道昨天是何志在这里睡过,他脸一黑,装作无意地道:“老婆,你不会出轨吧。”

“当然不会。”江雪没好气地回道,还好意思怀疑到她的头上。

“好。”何升看了看针孔摄像头的位置,出轨没出轨,他查监控就知道了。

而监控,却什么都看不出来。昨晚有一个毛巾不偏不巧,盖在了摄像头上,昨天晚上这个房间什么东西都没拍下来。

虽然何升有怀疑,但是老婆又不知道这里有摄像头,毛巾肯定是无意盖住的。那液体,估计是他自己刚才不小心的漏的吧。

想到这里,何升就放宽心了,点开了昨天的视频,江雪在镜子面前扭动身体、抚摸自己的样子,让何升的身体全身都像是被火点燃了。

他没在家的日子里,老婆真是越来越骚了……

他摸着裤裆的兄弟,对着视频的江雪扭动的臀沟和大胸,又来了一发。

这边刚爽完,那边公司的总经理电话就来了:“何升!明天要见的客户在群里约你,你怎么不回?这个客户你要是跟丢了,你怎么跟公司交代?还不快看手机!”

何升这才从美娇娘的温柔乡醒过来,这突然跑出来要是被公司知道了,怕是要被辞退。想到这里,他赶紧收拾好下体,准备离家,还来得及见上客户。

临走前,他带走了摄像头,在外出差的日子太寂寞,看看和老婆的视频才能满足一下身体。

所以,当江雪洗完澡准备出来的时候,喊何升过来却没有人回应。不用说,肯定是去工作了,她叹了一口气,新婚才刚开始,她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守活寡的状态了。

家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公公买菜还没有回来,她坐在洗澡间,艰难地穿好衣服,却动弹不得。

不过就算公公回来背她,也不会显得尴尬,这次她学聪明了,无论何时何地都穿上内衣,还有普通的家居服,裙子什么的,还是不要穿为妙。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终于有了声响。江雪在闷热的洗澡间闷得不行了:“爸,你来扶我出去吧。”

刚刚回来的何志愣了愣,何升这兔崽子又丢下媳妇跑了。他打开洗澡间门,看见江雪可怜兮兮地坐在里面,汗水濡湿了衣服,再久一点,人都要憋坏了。

“来。”何志弯下腰,江雪就好像救命稻草一样,爬了上去。刚进客厅,空调的清凉让江雪舒了很大一口气。

“爸,我累了,先回卧室。”

“好。”刚才儿媳估计刚刚经历完一场大战,累也是正常的。何志将江雪背进房间,下意识瞄了一眼摄像头的位置。

发现那个地方已经空了。

他把江雪放在床上,空气中有着男人那液体的味道。江雪也闻出来了,尴尬地道:“爸,辛苦了,你去休息一下。”

“好的。”何志虽然应了一声,但还是有点不甘心,这小丫头看他的眼神明明和以前不一样了,多了一些原来没有的约束和害羞。

此时,江雪忽然发现,走得急的何升竟然没有把行李包带走,于是伸手正要拿,不小心打翻了,一套红色的内衣掉了出来。

江雪一愣,这不是新的内衣,尺寸比她小上一码,顿时她的脸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