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聚焦 >

他一下一下顶着花心_肌肉体育生的黑色巨龙|宋泽

2019-10-04 15:15

他蹲下来,正好可以和宋泽川目光平视,彼此能看见瞳孔中倒映的面庞。


“我叫小川川。”宋泽川只说了小名。


霍司沉也不多问,嗯了一声,又四处看去,“你家大人呢?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我妈咪在上面,一会儿来找我。”宋泽川回答道。


不知为何,和这个小不点在一起,霍司沉有种本能的亲近感。


本来是有点急事要去处理的,但现在居然不着急了,和宋泽川在一旁的长椅上坐着,开始聊起天来。


助理在边上擦汗,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霍少和一个翻版的小霍少坐在一起,两个人的神态和动作还有语气什么的,都好像!


是时空穿越吗?二十年前的霍少来找现在的霍少了?


还是自己疯了,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不管怎么想,助理都没往私生子这方面想过。


据他所知,霍少很是洁身自好,压根就没有过女人,又怎么可能又会有儿子呢?


聊得不得不离开的时候,霍司沉这才起身,盯着这个小不点有些舍不得,又见没有大人下来找他。


缄默一阵,问道,“你只是和妈妈一起来的吗?”


“不是,还有爸爸的。”宋泽川立马撒谎了。


原来有爸爸,霍司沉心中的想法瞬间被掐灭,朝着宋泽川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帅叔叔。”宋泽川很有礼貌的摆手。


瞧着霍司沉的背影,他的小脸上露出了可惜和遗憾的表情。


这个仇,记下了


宋泽川觉得很可惜。


那个被叫做霍少的男人和自己长得好像,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爸爸就好了。


身材高大挺拔,衣品谈吐不凡,还随身带着助理。


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有这样的爸爸,估计妈咪就不用天天辛苦工作了。


想着,宋泽川又仰起小脑袋,往山坡上看了一眼。


那抹白色的倩影正抱着墓碑,眼角有晶莹的泪光。


这样悲伤的宋南衣,宋泽川曾经见过一次。


是在他不懂事要爸爸的时候。


宋南衣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个爸爸来,又想起那晚上的事情,以及第二天早上的当头棒喝,眼泪就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一夜之间,天地骤变。


她失去了纯洁,也失去了亲人。


可宋泽川不知道,只以为自家妈咪是不想提到当年那个男人,所以才掉眼泪。


所以他就发誓,要好好地保护妈咪。


就算是没有爸爸,他们两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幸福。


这就是为什么刚才霍司沉问他的时候,他会撒谎说有爸爸的原因。


绝对不能让人来伤妈咪的心。


宋泽川在心里暗想着,再次掏出手机来,忙活着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


墓园外。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开到了霍司沉跟前。


霍司沉要坐进去的时候,边上的助理突然手机一震,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封邮件。


打开,赫然是霍司沉的背影,身上全部都是血。


这是那天在医院时候的样子。


助理吓得手一抖,心里被狠狠捏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呢!他已经把医院的监控录像都处理好了,怎么还会有照片,而且还是被人给发过来的。


这是打算以此要挟霍少吗?


“上车。”霍司沉蹙眉,墨眸里不夹一丝温度。


助理赶紧应声,手忙脚乱要收起手机上车,可越是慌张就越是容易出错。


啪嗒一声,手机便脱手出去,落在了后座上。


屏幕朝上,照片赫然映入霍司沉的眼中。


他微眯起眸子,像是一只危险蛰伏的豹子。


助理手心都出了冷汗,结结巴巴解释,“霍……霍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初我已经处理好了这些监控的,也把那些人都给收拾了,可是……这张照片。”


“查清楚,然后告诉我结果。”霍司沉交代道。


助理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查。”


“下去吧,有结果了再来找我。”霍司沉就势关上了车门。


劳斯莱斯化作一道黑色幻影,飞快的消失在了助理的跟前,连尾气都没留下。


而与此同时,宋泽川已经牵着宋南衣走了出来。


小家伙还挺热情的和助理打了个招呼,“叔叔,等车呢?”


“是啊,”助理无力的扯了扯嘴角,仰天欲哭无泪。


到底是哪个天杀的,要这么害他!霍少虽然没有明着处罚他,但是后面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要是被他抓到了,一定要千刀万剐,裹上面包糠炸至两面金黄!


心中狂吼一通,还是得乖乖做事,助理再次掏出手机来,回发邮件问那个发件人,到底想怎么样。


几乎是邮件发出的同时,宋泽川的手机便也叮的响了一声。


见面详谈


日光照耀下,宋泽川和助理视线有片刻的交汇。


继而宋泽川掏出了手机来,看了一眼,仰起头去告诉宋南衣,“妈咪,干妈说来接我们哦。”


“好,那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宋南衣颔首,朝着助理微微笑了笑,转身往边上的长椅上走去。


助理盯着两人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还是打心眼里觉得小川川像霍少。


不知道他的爸爸,是不是也长得很像霍少?


或许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呢?


他探头四处去看,想找找小川川的爸爸,但一无所获。


“我瞎想什么呢?自己的事情还不够多吗!”助理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手机上。


手指都攥得发白。


没有回复。


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沉思片刻,打电话给自己的手下,“来墓园这边接我,另外帮我找技术部的人,我要查个东西。”


“徐特助,你不是和霍少一起出去的吗?”手下好奇多问了一嘴。


换来的却是徐特助的恼羞成怒,“我还要向你汇报吗?赶紧来接我!”


“是是是,五分钟就到!”手下吓得连声答应。


五分钟。


几乎是同时,苏眠和徐特助的手下开车到了。


小川川晃悠着小短腿,开心的跳下长椅,奔着苏眠的车就去了。


他利索的爬上了后座,又让宋南衣坐副驾驶,他要躺在后座上睡一会儿。


小孩子精力来得快也去得快,犯困是常事。


宋南衣并没多想,取了小靠枕给他当枕头,就让他快睡觉,到家再叫他。


而她自己则和苏眠在前头聊得开心,完全没注意到后面的宋泽川突然睁开了眼睛。


小眼睛里布满了狡黠,看宋南衣并没注意自己,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调成静音,开始查看邮件。


刚才当着妈咪的面,他不敢点开来看,担心妈咪会生气。


估计对方也等急了吧?


点开一看,是回信,“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他瞧着屏幕上的问句,小手指轻敲脸颊,面色平静,大脑中却在飞快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显然对方比他想象中得要厉害得多。


医院那种公共场合,他们也能删除掉所有的监控,他废了好大劲,也只是修复到一张背影图而已,继而从那个背影图上查到了手腕上的手表销售记录。


不过这人很是谨慎,销售记录上的电话并没有实名认证,他七拐八绕的,才查到邮箱去。


小川川很是好奇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更加好奇的,是那天他和妈咪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妈咪回来的时候裙子短了那么多,而且白大褂上还有血。


但是,妈咪并没有受伤。


想着,他回了一条消息,“面谈吧,我有点事情想要问。”


这次邮件回得很快,“时间地点。”


“我想好了再发给你,保持联系。”


小川川回复完,就删除掉了之前的消息,免得被妈咪发现,然后继续开始装睡。


要找一个单独可以出门的机会,还得好好地想个办法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