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商界 >

那一晚三个男人要了我_他的手滑入少女的禁地

2019-10-03 16:14

还在这说什么无功不受禄。要是再凑不够钱,到时候花秀秀可就成别人的了。


罗浩是个有原则的人,自己事情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掺和,更何况这人还是备受争议的寡妇李香莲,她说什么也不能要这钱。


“这钱我不能要,香莲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罗浩打心里感激李香莲这么仗义帮忙,但是他确不能要这钱。


看到这小子这么倔,李香莲恨不得上去给他一耳光,让他清醒清醒。


罗浩转身离开,留下傻愣愣的李香莲。


回去的路上,他满脑子都是筹钱的事情,如今卖肾已经不可能了。但时间紧迫剩下的两万块钱该怎么办?


推开远门,看着冷清的院落,罗浩拖着身体进屋倒头躺在炕上。


还有两天时间,他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迷迷糊糊的他居然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飘来。


腹中饥饿的罗浩缓缓睁开眼睛,却意外发现身前摆着饭桌,桌上放着做好的饭菜,那香味就是从这饭菜里飘出。


“这……”


罗浩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伸出手去摸桌子,很真实不是假的,在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口菜是热的,不是做梦,这些都是真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浩嘀咕着,急忙出屋。


正巧他刚走出来,就碰到从院子里锄草回来的花秀秀。


“秀秀?你……你怎么来了?”罗浩很吃惊。


秀秀盯着他看了看,突然扑进罗浩的怀里,抽泣道:“浩哥,我不准你办傻事,以后不准你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罗浩心里‘咯噔’下,秀秀这是怎么了?难道知道自己要去卖肾的事情?


“秀秀,你怎么了?”罗浩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低声安慰着。


秀秀抬起小脸,红红的眼睛看了让人心疼。她就这样凝视着罗浩,心里觉得满是亏欠,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家的事情,他怎么能要去做傻事。


“秀秀到底怎么了?你别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村诊所看看。”罗浩着急的问。


越是感受他的关心,秀秀越是觉得心里委屈,晶莹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了落下去。


这一幕,弄得罗浩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看着秀秀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浩……浩……浩哥,你,你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傻?如果你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什么意义。”秀秀抽泣着。


罗浩越听越着急,双手把住秀秀的肩膀到底发生了什么。


秀秀这才将李香莲告诉她,罗浩要去卖肾替他家还债的事情说了。


罗浩心里这个火大,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事他本就不想让秀秀知道,李香莲这完全是火上浇油。


“秀秀,你别听他瞎说,这根本没有的事。我怎么会那么做。”罗浩打诨的说,他知道现在解释只能越描越黑,索性来个善意的欺骗。


秀秀扬起笑脸,红着眼睛,说:“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会去那么做?”


罗浩点了点头:“没错!我怎么可能让秀秀你伤心,我的多努力还得风光的娶你过门。”


这句话就如蜜糖一样,说的秀秀脸瞬间羞红,看着身前这个健壮俊秀的罗浩,秀秀紧紧抱住他将脸贴在胸膛上。


“浩哥,你千万不要做啥事,不管你是穷是富我都会跟着你,只希望你身体健康。钱没有我们可以赚,有我和你一起努力,什么困难都不怕。”


秀秀这番话,不但暖了罗浩的心,也让他颓废的斗志再次燃烧起来。


两天的时间眨眼过去,这段时间罗浩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没有筹够三万。今天是王三来拿钱的日子,罗浩早早起床去了自家的试验田,白菜苗已经长有巴掌大,翠绿的颜色如同美玉一般。


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白菜长得再好也没办法一下达到成熟期卖钱。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王三。


花家,花家旺这几天是吃不好睡不好。虽说罗浩大包大揽要帮他还这三万块钱,但花家旺知道罗浩那小子根本没有钱。


今天是王三来取钱的日子,村民们好信早早就在他家门外等着看热闹。花家旺在屋里来回走着,心就跟长草了似得,乱的不行。


“爹,你别着急,先坐下休息下。”秀秀劝道。


“坐什么坐,这钱还不上,王三还不把咱们家闹翻天!”花家旺没好气道。


秀秀见老爹这样,也不好在说什么,转身走出去,恰巧王三的身影晃晃荡荡的从大门外走来。


见秀秀走出来,王三眼睛一亮,忙走上去拦在秀秀面前。


“呦,秀,几天不见又漂亮了,这衣服穿得也挺干净。真是个大美人啊!”王三贼溜溜的研究,在秀秀身上来回扫着。


花秀秀瞪着杏眼,说:“我们家不欢迎你!”


“呦呵,秀,你什么意思?咱们马上成一家人了,你怎么还不欢迎我。”王三贼兮兮笑着,忽然扯开嗓门喊道:“老丈人,您未来女婿来了。”


正在屋里发愁的花家旺,听到王三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王三站在门口喊了几声,见花家旺板着脸走出来,他忙走上去。


“花叔,不,现在应该叫未来岳父,怎么样?是不是没钱给?没钱给那就把秀秀嫁给我,从今以后那笔账一笔勾销,而且我赚了钱还孝敬您老人家。”王三笑嘻嘻说道。


花家旺脸都气绿了,他真恨不得狠狠给这混蛋一嘴巴,让他把女儿嫁给这混蛋,绝对不可能,就算全世界剩下最后一个男人是他,花家旺也不会同意。


“王三,打住你的念头,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秀秀你别想。告诉你,就算我女儿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嫁给你。”花家旺说的很明确。


王三脸色瞬间变了,指着花家旺,喊道:“老东西,你说什么?钱你想办法?告诉你,今天不给钱,秀秀就是我王家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