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商界 >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2019-11-17 01:24

『还是妳还没想结婚呢?如果没有的话,也是有机会找到新的恋爱对象哦,感觉也挺不错的。』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Yo,我们闪婚吧!

看到这句话的瞬间,我立刻抄起旁边的手机,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拨给今晚的肇事者温若梅。

「干嘛啊?」她声音有些慵懒,感觉好像一副准备要睡觉了的样子。

「妳要负责。」

温若梅似乎有些黑人问号。

「负甚麽责啊?我绝对不可能是孩子的爸的,但我可以帮妳打电话给洪先生,如果妳是想制造一点悬疑感──」

「妳曾经说大师很准的对吧?」我严肃的问道:「妳有实证吗?」

「甚麽实证?」

「就是他神算的证明啊!妳有被他占卜中的事情吗?」我语气有些急躁。

她沉默了一下,然後缓缓的开口:「妳还记得我哥吗?去年刚结婚的那个。」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Yo,我们闪婚吧!

温若梅有两个哥哥,二哥很早就娶妻生子了,人还住在国外过着滋润的生活,每天都在哀居晒他跟家人度假的照片;另外一个大哥则是在科学园区作为一个悲催的设备工程师,每天做到死也没人慰问,都已经四十岁了还要跟小夥子们一起轮早班晚班小夜班大夜班,有机会回家的话几乎都是在楼上睡觉,如果我跟温若梅在楼下谈笑太大声的话,还会被温妈教训一顿。

殊不知这样的哥哥竟然在去年交到了一个女朋友,而且还进度快,交往不到半年就步入礼堂。上回在婚礼见到大嫂,也是个恬静温驯的女人,长相也不差,众人都狂亏温大哥桃花虽然来的慢但是开了好大一朵,就这麽令人措手不及的顺利娶到了美娇娘。

然後听说温大哥的孩子今年秋天就要出生了,真是吓死谁呢,感觉才刚参加完喜宴而已,可能过阵子又可以拿到弥月礼盒了。

「我大哥就是去年找了大师占卜,大师跟他说那一年桃花运不错,有成家的机会,如果有认识女孩子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原本他是想推却我大嫂那场相亲的,听完之後立刻联系了介绍人,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真爱,真的是恐怖的要命啊。」

「可是……会不会大师跟每个人都这样说?因为他刚刚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未免也太巧了吧?」我不禁有些怀疑了起来。

快一点老师再用力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Yo,我们闪婚吧!

温若梅一听刹时有些惊讶,「哪有,我介绍很多人给大师占卜,妳是第二个得到这个答案的耶!大!感觉就是个上上签啊!看来今年我可以吃妳的喜酒了!」

「喜妳头啦。」虽然话是这麽说的,但我必须承认我的内心确实有些动摇。

「好啦,那妳就放心的忘了洪先生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说不定好酒沉瓮底呢。」

她一付就是想要我快点洗洗睡的样子,这麽明显谁看不出来啊。

「欸,梅子。」我一边在键盘上打了几句赞叹师父的话语,一边认真的对温若梅说道:「妳上次说妳那个很会办联谊活动的朋友是谁?介绍来认识一下。」

「吼,高娜娜,妳真的是很善变欸。好啦,我等等把她的电话传给妳,欸,现在已经十一点...

认识伍红悦应该是我原本的人生计划中完全不该存在的一段纪录。

而她现在就坐在我的面前,动不动就要推一把她的那个红框眼镜丶翻一下我给的个人资料,然後顺便偷瞄我几眼。为了避免多馀的尴尬情绪,我拿起了眼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却现出乎我预料的好喝。

这间咖啡馆在我住的地方不远处,但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它的存在,或许是因为门口放了太多不知所云的植栽,也或许是因为整体过於森林梦幻系(连老板娘的风格都很空灵是怎麽回事),根本就不是我这种平常只喜欢买吃碗粿跟大肠面线来吃的人会走进来的地方。

我苦笑叹了一口气。

真没想到我第一次踏进这间店里是为了相亲。谁能料到呢?或许连我老家神桌上的土地公都没办法预料到这麽排斥相亲的我竟然会来报名这种活动吧!过去的我总是在爸妈争执之际对着我家神桌跟土地公公说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听媒妁之言决定我的婚姻,这是甚麽年代了,我一定会选一个真心爱我而我也爱他的人,两个人相知相惜丶相守相爱,然後就这麽甜蜜的度过一生……

等等,那时候我应该没有笨到跟神明下毒誓吧?!

我往窗外看去,看到窗外的人来来往往,突然有点期望洪政锡就这样经过这扇窗边,就这麽突然的注意到我坐在这个地方,然後帅气的将还有些犹豫的我拉出这个座位,然後告诉我他很後悔劈腿,希望我可以原谅他的一时被巨乳妹迷得晕头转向……

真是蠢啊,我在想些甚麽呢,竟然还在奢望一个主动跟我提出分手的劈腿男回头?

「嗯?」伍红悦的一个短音节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这时候我才现我刚刚竟然笑了出声。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不知道伍小姐看了我的资料之後觉得如何呢?」我赶紧把话题拉回。

「哦,高小姐长得端庄漂亮,家庭背景也很单纯,也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年纪也不大,」她翻翻资料,然後瞄了我一眼,并对我露出微笑:「根本是我们联谊社的上上之选……别担心,我伍红悦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名单,下个周末就可以开始帮妳安排见面——」

「下个周末?」

「啊?太晚了吗?还是妳觉得要再早一点?」伍红悦好像被我的反应吓着了,红框眼镜下的那双锐利的眼神似乎带上了一丝惊慌。

「没丶没有啦,我是觉得伍小姐真不愧是联谊界的第一把交椅,效率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伍红悦听了我这麽一席无比恶心谄媚的话语之後,不但没有反胃,反而还露出了欣慰的妈妈笑容。

「高小姐,妳别这麽说,既然妳同意让我们酒红月联谊社替妳找寻下辈子最值得依靠的人生伴侣,我当然是把高小姐的幸福摆在第一顺位,为了让我的每位客户可以得到美好的婚姻,我伍红悦可说是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