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资讯 >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男朋友把我的腿八开了

2019-11-17 01:22

飞坦咬牙,握紧了手中的伞,硬是压下了杀了她的冲动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男朋友把我的腿八开了再用舌头舔_【猎人】没错!我是特希依的生还者

“哇啊啊啊我…我错了……”

突然袭来的杀气让岳翎吓的手一松,原本双手抱的满满的巧克力也全数散落在地

“五分钟,你已经过五分钟了”

“……欸?”

岳翎愣了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准备走上楼的飞坦

“动丶作丶快”

飞坦回头睨了眼仍站在原地不动的少女。搞什麽啊,真是浪费他的时间

“那…那这些东西…我能够带着吗?”

“随你”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男朋友把我的腿八开了再用舌头舔_【猎人】没错!我是特希依的生还者

飞坦翻了个白眼。问他这种问题干嘛,要带什麽东西回去又不关他的事

岳翎惊喜交集,开心的朝着飞坦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飞坦没再理会她,只留给了岳翎漆黑的背影,自行走了上去

岳翎赶紧蹲下身子拾起掉在地上的巧克力後,准备跟上飞坦的脚步。却在跑几步之後突然停了下来,往自己的身後一瞥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男朋友把我的腿八开了再用舌头舔_【猎人】没错!我是特希依的生还者

「那个,也带着吧」

她快步的来到房间最深处的位置,拉开某个拉柜最下层的抽屉,小心翼翼的却带着些犹豫,慢慢取出了一个老旧的木头盒子

她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有些安心的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快点上去吧,不然等等大爷他又要生气了

*

“爸爸,妈妈”

岳翎其实对自己有些头疼,尽管知道大爷他已经在赶人了,但在经过自己父母亲的房间时,她还是有些没法控制的停下了脚步,将行李放在了地上

“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幸福吗”

岳翎垂下头,却莫名的没有感到任何哀伤

“旅团的人没有虐待我,也没有把我关起来,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尽管只跟他们相处了短短的两个星期,尽管他们就是灭了特希依的凶手,但是,我却不会讨厌大家。他们其实,人都很好‘’

“爸爸妈妈是怎麽想的呢,有我这种叛逆的女儿很苦恼吧”

“……”

“到最後,你们,有觉得对不起过我吗”

“有吗?有吗?告诉我,你们有任何愧疚的感觉吗?”

岳翎开始有些恼火,不知怎的情绪稍微变得有些失控。讽刺的是她清楚,就算现在讲再多,一切也都只是徒劳

“……”

算了

等等出去肯定又要被大爷念了,要是现在不保持个好心情,待会心情一定会更糟的吧

岳翎重新提起了袋子,朝着玄关走去

“爸爸,妈妈”

“最爱你们了喔”

*

“大爷,我还是想在跟你道谢一次,谢谢你愿意陪我来”

回程,岳翎傻呼呼的笑道

“当作谢礼,回去酒店的时候给你一盒我的秘宝巧克力吧!大爷喜欢什麽口味的啊?原味?薄荷?还是提拉米苏?”

“这些都是很好吃的巧克力喔,我真的很喜欢吃巧克力!”

“小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准我吃这些东西,还把它们都锁了起来。我真的不懂,明明只是个零食而已,为什麽要这样”

...

“大爷…讨厌我吗?”

话刚说出口,岳翎就想举手赏自己一百个巴掌

她刚刚问了大爷他神马鬼问题!?

然而飞坦却没有任何答应,没有给她任何答案,却也没有怒吼骂她。他只是静静的走着,没有停下的脚步,像是在留给少女一个猜想的空间

走在一旁的少女,走着走着不知为何心中感到一丝悲凉

岳翎其实心里有数

她并不能强求飞坦他不要讨厌自己,毕竟她很清楚,讨厌一个人,不一定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就像喜欢一个人一样

但是,从第一次相见开始,岳翎便觉得他们之间一定存在着什麽误会。只要解开了,或许对她的态度,便不会这麽的极端

岳翎很意外的现,她希望自己能和飞坦好好的相处

不对,或许该说,她希望能和整个旅团保持着一个好的关系,而飞坦只是其中之一

但她自己也感到有些困惑,这样的心态是出自於害怕而讨好,还是真心而善待

会不会到头来最虚伪的,是自己

这段时间,她能够笑着跟侠客聊天,能够找窝金和信长先生品尝料理,能够和派克诺妲一起讨论书籍,能够让玛奇疗伤,能够大胆的跟芬克斯斗嘴,能够和库哔一起玩游戏

但是为什麽会做出这些行为,岳翎她并没有细细的去思考

「你会不会,稍微过的有些太开心了」

脑中这麽一个声音告诉她

幻影旅团,是掠夺者。而她,不过是猎物中幸得而生存下来的,为了继续完成自身目的的工具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到底是什麽立场」

脑中这麽一个声音告诉她

她与旅团之间的关系,怎麽样都不会改变

就算做的再多,彼此之间的隔阂也永远存在

身份,她的身份,就只是一个随时会被抹杀掉的棋子,仅此而已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麽」

脑中这麽一个声音告诉她

她与他们之间,尔虞我诈。是谁在讨好,又是谁在应付

旅团对她,说到底又能有几分真心

越来越多恐怖的念头不断占据岳翎的思维,她咬紧下唇,不想要在继续多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