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灵鸿资讯网 > 公益 >

女人吟呻声录音 视频,美女喘息声mp3

2019-10-02 08:33

而想到之前发的誓,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但老李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也没有反过来为难林初雪,林初雪心里也微微对老李发生了改观。


随后张敏盛情邀请老李留下吃饭,老李也不好推辞,便留下吃了顿晚饭。


吃过晚饭后,王鹏还打算给老李酬谢,老李连连谢绝,“酬谢就不用了,以后我有什么需要帮忙,恐怕还要多麻烦你。”


“好,以后有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我一定全力而为。”王鹏信誓旦旦的说道。


从王鹏家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老李走在路上接到了柳娜的电话。


“老李,我能这么快放出来,都是这次多亏有你,你现在在哪呢,我好好请你吃顿大餐。”电话那头的柳娜问道。


“我在东海大桥这边呢,你如果非要请客的话,过来请我吃路边摊就行。”老李闻着路边烧烤摊飘出的香气,忍不住说道。


“我离那里不远,马上就能到。”柳娜挂断电话,赶过去和老李会合。


随后老李和柳娜在烧烤摊见了面,柳娜穿着水蓝色束腰长裙,脚踩着水晶高跟鞋漫步走来的样子,不知道吸引了周围多少双眼球。


老李特意找了个靠江的位置,吹着晚风,吃着烧烤,十分的惬意。


“老板,来两盘麻辣小龙虾,十串烤肉,十个韭菜,两瓶啤酒。”老李大声吆喝道。


“好勒,稍等片刻。”烧烤摊老板急忙应道。


这时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个子不高,但四肢比较粗壮的男子正一脸猥琐的看着柳娜,柳娜注意到几人肆无忌惮的目光,眉头微皱着表示有些不悦。


这几个人恐怕是不知道柳娜的身份,否则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得罪柳娜。


“嘿,大叔,叫着你同桌的美女一块来我们这桌吃吧。”旁边领头的矮冬瓜猥琐的笑道。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了。”老李委婉拒绝道。


“没什么好客气的,一起拼桌人多热闹啊,再说你们的菜还没上来,可以先吃着我们的。”矮冬瓜和几个朋友开始过来拉拽老李,还准备对柳娜动手动脚。


“我说了不用,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老李闪身站到柳娜面前,把想要对她动手动脚的人推开。


柳娜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老李,觉得站在老李身后给了自己很大的安全感。


“大叔,你TM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些个兄弟,是不是给你脸了?”矮冬瓜歪着头,一脸的傲慢。


“我为什么要看得起你们这些垃圾?”老李认真的问道。


“我靠!你他妈挺拽啊,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哥几个的厉害。”矮冬瓜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老李脸上打了过去。


眼见矮冬瓜一巴掌打过来,老李自然是不甘示弱,微微一弯腰,躲过了他这凌厉的攻势,旋即身子一转,一招擒拿手扣住矮冬瓜手腕,将他扔了出去。


同一时间,矮冬瓜身后几人也冲了上来,拳打脚踢之时,想借助人多的优势取胜,但他们没有想到的事,老李年轻时候可是在边疆当过几年兵,也跟着教官学了一些功夫,平时一打五都不在话下,更别说眼前这几个花架子了。


很快,这几人都被老李放倒在地,捂着肚子哀嚎起来,“哎哟,别打了,我们知道错啦,放小弟一马吧。”


“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的人滚出我的视线。”老李冷声道。


矮冬瓜等人互相搀扶着,在周围群众的鼓掌声中落荒而逃,这几个小混混平时没少在这一片作威作福,看到他们被教训,群众自然喜闻乐见。


“没想到你还挺有两下子的,深藏不露啊。”柳娜眼神中带着些许赞赏。


“要是连这几个小流氓都对付不了,那早些年的兵都白当了。”老李对此不以为意。


“既然你这么厉害,这夜黑风高的我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你就给我充当一回护花使者呗。”柳娜眼里带着一丝狡黠。


“那当然没问题,我也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老李说完便打算走去结账。


“都说好了我请客的,你就别抢着买单了。”柳娜抢先一步买好了单。


随后老李与柳娜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昏黄的路灯倒映着两人长长的背影。


老李也没想到第一次当护花使者,就有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在两人路过一条小巷子时,三名手臂上纹着文身,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青年,手上都拿着钢管,慢悠悠从漆黑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你们了,兄弟们,就是他把我们老大张龙的精心策划给捣乱了,给我狠狠的教训他,老大承诺事后必有重谢。”领头的黄毛首当其冲,拿着钢管朝着老李气势汹汹得冲了过去。


钢管携着一阵“呼呼”的破空声,朝着老李当头打去,要是被这样打中一下,恐怕直接就要失去战斗力。


黄毛看到老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吓傻了一样,不由暗自冷笑,“这么容易就得手了,真是太没意思了。”


可就在黄毛以为老李要被钢管砸中时,但没想到一直不动的老李突然后发制人,两只手掌仿佛钳子一样,钢管被紧紧钳住,停在空中不能再朝前一分。


老李趁着黄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用力一拔,钢管就已经落入了老李手中。


老李直接把钢管丢在了一旁,用一种异常自信的声音说道;“对付你们这些臭鱼烂虾,还要用武器真是太没意思了。”


黄毛听着老李把自己的话回敬给自己,脸色就像吞了一只死苍蝇那么难看,但眼里看着老李还是充满怒火。


随后三人也知道老李没有那么好对付,于是决定一起对老李出手,毕竟他们觉得老李再怎么强,双拳也难敌六手。


但就算是这样,老李对付这三人依旧是轻松自如,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黄毛见他们三个加一起都不是老李的对手,心里便决定对柳娜出手,这样就可以胁迫老李就范。


让两个手下全力拖住老李,黄毛立马从口袋抽出一把弹簧刀,鬼鬼祟祟的摸到柳娜身后,用刀架在了柳娜的脖子上。


而此时老李已经放倒了黄毛的两名手下,朝着黄毛慢慢的走了过去。


“喂,你不管这个女人的死活了吗?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让这个女人死在你面前。”黄毛威胁道。


但老李却好像对黄毛的威胁置若罔闻,仍旧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过去。


黄毛其实根本不敢闹出人命,所以看着老李一步一步的走来,心里更加的紧张惶恐,在精神崩溃的情况下,没想到刀离柳娜脖颈越来越近了。


老李看刀子马上就要划伤柳娜,急忙一把推开了她,一脚把黄毛踢晕过去,但刀子最后还是在老李的胳膊上划了一道。


“老李,真是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你受伤了,我家离这没多远,我带你去我家好好得处理一下伤口吧。”柳娜看着老李血流不止的手臂,一脸的愧疚。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而已,我回去自己包扎一下就没事了。”老李觉得和当兵那时候相比,这点小伤都算是不痛不痒。


“就是去我家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柳娜拉着老李往自己家走去。


随后柳娜带着老李回了家,取出酒精,棉签,纱布,准备帮老李消毒,包扎。


老李起初是打算自己处理的,但后来实在拗不过柳娜,便让她为自己处理伤口。


柳娜让老李把衣服脱了,准备帮他清洗一下血迹。


老李古铜色的皮肤,健壮的腹肌,厚实的臂膀让她感受到男子气概。


“疼吗?”柳娜小心翼翼地用酒精给老李手臂消毒,声音也很柔很轻。


“一点小疼而已,你尽管放开手弄。”老李看柳娜生怕弄疼自己,便开口劝道。


“好,我尽量放开点。”柳娜听到老李的话,又想到上次按摩的事情,不由得有些想歪了,脸上难得有种小女生的羞涩。


老李感觉柳娜靠得越来越近,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拍打在老李的耳边,这种暧昧的感觉弄得老李心里痒痒的。


柳娜慢慢的伸出手,缓缓的搭在了老李的脖子上,两人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重,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柳娜慢慢的吻向了老李。


老李在柳娜的挑逗下,逐渐采取了主动,把柳娜压在了沙发上,手掌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攀上了她的胸口。


柳娜似乎也动了情,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热情的回应着老李。


两人忘情的拥吻着,柳娜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老李则开始解她的裙带。解里面的bra时,也不知道是老李有些心急,还是设计得有问题,解起来似乎有些费劲。


而柳娜好像比老李还心急,亲自动起手来。在这一时刻,两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份,忘记了年龄差距。彼此的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和对方共赴巫山。


正当两人渐入佳境时,老李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本来不打算接的,可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也实在影响继续“办正事”的心情。


老李拿过手机打算关机时,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己女儿还是选择了接听。


“爸,我.....我胃疼得有些厉害,你能不能快点回来?”老李听到电话那头女儿有气无力的声音,顿时有些慌了神。


“别着急,爸爸马上就回去了。”老李立马从沙发上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服,


“娜总真是不好意思啊,家里出了一些小状况,我就先回去了。”老李看出了柳娜眼底有些小失望,但想到女儿,还是毅然决然的走出了柳娜家。


从清河小区出来,老李打了一辆的士,急忙往家里赶去。


回到家后,老李看到自己女儿痛苦的蜷缩在沙发上,如同一只折了翼的小鸟。


“芸芸,你没事吧?别怕,爸爸回来了。”老李弯下腰去摸了摸她的头发,传达安慰。


“爸。”李芸芸费力地叫出声,一下子扑到了老李的身上,在他怀里低声啜泣起来。


“怎么那么多汗?疼了多久了?不行,芸芸,爸爸带你去医院。”老李摸了摸女儿额头,发现那里都是汗水,一看就知道她疼了很久了。


老李虽然是中医,但是对胃疼一筹莫展,现在去医院是最好的选择。


李芸芸趴在老李的背上,老李火急火燎下了楼,开着自己的桑塔纳去了医院。


因为女儿还在痛苦的哀嚎,老李一路上闯了不少红灯,好在没出什么安全事故。


医院晚上的值班护士,看到老李背着李芸芸心急如焚进来了,急忙叫了值班医生过来。


“家长,病人已经进去了,有医生在不会有差池的,你现在跟我去挂下急诊就好了。”值班医生把李芸芸挪到了急救室,护士提醒老李道。


老李虽然担心女儿,但也知道要是不挂急症医生是没办法动手的,都要按程序来,否则出了什么差错谁也担保不了。